新闻中心

NEWS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拓展不停步,方能游刃有余----唐泽集团董事长孙浙勇访谈

唐泽集团董事长孙浙勇访谈 唐泽集团董事长孙浙勇访谈

编者按:江苏泰州是自行车车闸的主要生产基地之一,竞争极为激烈。近几年,唐泽在泰州的车闸企业中稳居龙头地位,唐泽制胜的武器其实也并不神秘,那就是“品质第一”。失败的企业各有各的原因,而成功的企业却是相似的。今天让我带您走进唐泽,和董事长孙浙勇聊一聊企业的成功故事。
Q:记者 A:孙浙勇
Q:近几年唐泽公司的知名度不断上升,在市场上口碑不错,我们想请您介绍一下公司的发展情况,先从您公司成立之初的情况说起好吗?
A:当然可以。首先非常感谢对唐泽的夸赞,我们还做得不够好,还在努力中。唐泽企业源自于日本,品牌创立于1920年,是自行车随动闸的发明者。当时在日本的唐泽会长曾经预测,抱闸产品将来在中国的市场会非常广阔,就像那时的日本一样,城市自行车也必定会成主流产品,而“前钳后抱”这样的搭配也必然是流行趋势。
Q:您能解释一下,自行车制动系统为何要选用“前钳后抱”的组合呢?
A:前闸主要是起减速的作用,因此,前闸也不能太过灵敏,否则就容易翻车。中国的道路条件参差不齐,后轮采用抱闸与前轮制动组合,产生制动协调,就能很好地弥补这一问题。
1993年,唐泽产品正式进入大陆。但一开始与大陆企业进行合资后,品牌并没有在中国有效推广,造成销售受阻。同时由于中方对于品质的理念与日方要求无法相符,为了保留品牌价值,日本公司又决定停止唐泽品牌在中国的使用。当时正值1998年,是中国政府扩大招商的重要关头,政府也不希望看到外资的撤出,所以当地政府决定让日方自主经营原有的合资企业。出于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唐泽会长决定,由在日本求学的我接管原先的工厂,并承担起发展品牌的重任。
文字文字原先的合资公司在泰州九龙镇发展,那里曾是“中国自行车零件之乡”。同业竞争非常激烈,所以起步阶段公司发展得十分艰难。当时政府的服务意识不如现在,再加上资金也比较欠缺,政府安排的员工又不愿意到没有基础的工厂来上班,天天闹事,还出现过破坏设备的现象。
Q:这样说来,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是把一个现成的、有规模的企业交到您手上?
A:是的,很多人可能以为我是个富二代(笑)。我还清楚的记得,我当总经理第一天上任的时候,就被闹事的工人围在保安室里不能出来,整整一天我都没有喝水进食,连洗手间也不给上。那时候我只有26岁,匆匆上任,许多事都要自己一人扛下来。我意识到,首先要稳住局面、安抚员工。
文字文字我及时召集所有员工开了一个全厂员工大会。我对大家说,摆在我们眼前有两条路。一,如果你觉得企业不行,没有希望,你可以离开,你们原本是政府分配来的,可以去找政府解决以后的出路问题;二,如果你们相信我、相信这个品牌和这个企业,那就留下来,我们同甘共苦,一起成长。哪怕一时没有活干,工资也会照发,但是必须按照公司的要求,接受公司的培训。说完这些,当时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家没有想到,我这个年轻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结果没有一个人离开工厂,大家都留了下来。
Q:在日本求学让您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但这并不等于说您就掌握了管理工厂的精髓,以后您是如何开始从一个学生转变为一个企业家的呢?
A:说企业家还早。日本唐泽的董事长把我派来经营企业,反复强调的是三个治厂理念。第一,努力提高员工的福利待遇;第二,努力为地方做贡献,多纳税;第三,努力发展品牌,服务好客户。这也是多年来我一直向我的员工灌输的理念。公司不是我一个人的,而是我们所有人的家,公司的兴旺所有人都有责任,发展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Q:您觉得在公司起步阶段,最需要解决的是哪些问题?
A:首先当然是公司规章制度的确定、操作流程的规范,其次是内部团队的重新塑造与整合,再者就是员工素质的教育与培养。
文字文字当时的竞争很激烈,周边乃至外地许多厂家都在生产抱闸,一开始我们到外面进行推销的时候,很多客户还都不认识我们,所以遇到了很多困难。但我凭着年轻和激情,丝毫没有退缩。当时走的第一站是天津,由于我们产品质量优势明显,不久就拿下几家客户,我们的产品渐渐地被客户认可了。
文字文字接到订单以后,工厂也渐渐开始步入轨道。1999年,公司的销售额达到了2000多万元。2000年,销售量又翻一番达到4000多万元……唐泽慢慢开始成长起来。
Q:我们觉得这几年唐泽发展十分迅速,在行业不是很景气的时候,唐泽依然稳步发展、壮大。
A:2012年,公司在天津静海购买了3.3万 m2土地,成立了唐泽制动器天津有限公司。之后我们分别在杭州、温州也成立了新工厂,目前我们公司主要的产品还是电动车、自行车的制动系统。当然,我们还在不断努力拓展衍生产品。
Q:唐泽产品的延伸路线图是怎么布局的?
A:目前我主要沿着四条路线发展。第一条路线是我们的制动系统,这其中包括自行车、电动车、电动四轮车甚至是汽车中所用到的整套制动系统。唐泽一直以呵护骑行者的生命安全为己任,而唐泽又是从制动器生产开始的,所以一定会坚持把自己的主业做好。
文字文字第二,虽然电动车产业在不断发展,市场也在不断壮大,但是电动车安全仍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其牵涉到的零部件相对也比较多。由于劣质充电器充斥市场,其每年造成的火灾、人员伤亡情况十分严重。唐泽去年开始研发、生产电动车充电器,从电动两轮、电动三轮到电动四轮再到电动汽车的充电机及充电桩。公司引进日本的先进技术,不断发展这项新能源产业。国家在新能源汽车方面也给予了大量的支持,希望能与欧美国家来一场“弯道超车”,发展壮大这项产业。目前,我们的电动两轮车的充电器产品主要在天津的工厂生产,电动四轮车的充电机则在泰州工厂生产。
第三,我们开始和欧洲的迪卡侬合作生产运动器材。迪卡侬是一家综合型的运动超市,他们对企业的要求非常高,从企业的发展思路到企业的社会责任,再到发展的价值观和经营理念都会有具体的要求。在他们看来,只有和价值观一致的企业才能长久地合作。每年,迪卡侬都会通过第三方来对我们进行“社会责任认证”。我们从童车的抱闸开始合作做起,到后来合作生产童车把手,再到山地车的V闸、自行车的其它安全部件、小型运动器材等等。合作期间,我们公司在迪卡侬内部获得的评价也是比较好的。
第四,我们公司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了日本的松下公司,了解到除了传统的家电,松下其实还生产其他很多产品。比如他们有一个部门是专门生产老年人用品、康复医疗器械的。在对我们进行考察后,松下十分认同我们公司的管理以及产品品质,所以开始与我们合作开发生产老年人的洗澡椅等项目。虽然这些产品与我们之前做的零部件工艺不同,但我们仅花了3个月的时间就为松下专门设置了工厂,准备生产这些产品。由于获得了充分的信任,现在我们工厂已经成为松下老年人用品与康复医疗器械的生产研发基地。中国如今已进入了老龄化社会,65岁以上人口达到了2个亿,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我们也想通过自己的奋斗,来努力改善中国老年人的晚年生活。
Q:通过与松下的直接合作,贵公司的主要收获是什么?
A:通过这样的合作,我们可以向日本企业学习到很多。日本人对产品品质是十分严谨、一丝不苟的。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我们的第一批出货没有通过日本方面的检测关,原因是在箱子里发现了一只死蚊子。就因为这只死蚊子,我们工厂被要求进行原因分析与改善对策——必须全部统一安装纱窗和灭蚊灯。虽然这只是一个很小的细节,但是很多时候细节能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这其实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多国外企业能够做成“百年品牌”,原因就是他们规范的流程与严谨的态度。这也促使着我们自己不断向他们学习,提升企业自身的层次。
Q:我觉得“唐泽”能被人接受的主要原因首先是品质可以让人信服,而坚持做到这一点是需要各方面的措施来保证的。
A:是这样,唐泽能够发展至今,其实都是得益于一些合作企业不断地提出要求。正是他们的苛刻要求,才让我们能够不断进步,我们也非常感激他们。当然,我们也要不断努力给客户创造的价值,提供更好的零部件产品。
文字文字一个企业要赢得市场,最终靠的还是自己的产品。唐泽还在发展的过程中,正在一步一个脚印慢慢走着自己的品质、品牌之路,也许这是一条十分艰苦的路,但我们仍会踏踏实实地走下去。
文字文字我们目前最大的任务就是企业的转型、产品的升级。原先我们产品的路线没有完全调整到位,对于我们企业而言,在行业形势火爆的时候,并没有吃到“最大的一块蛋糕”。但我们依旧要稳步布局自己的发展路线图,最近我们准备在上海成立销售、研发中心。现在唐泽的工厂很多,但整体上来看,布局都比较松散,缺少一个主心骨,没有形成合力。上海是一个很好的资源集聚地,可以吸引全世界的人才,一定能够帮助我们企业更好地成长。
Q:唐泽源于日本,那唐泽的技术,也是日本输入的吗?
A:企业刚刚开始发展的时候,日本方面给了我们很多支撑和帮助,以后我们自己也研发拓展了很多产品。中国的市场情况复杂,这就需要我们自己独立把控。日本的老董事长那时候和我说:“我们日本人一不懂中国国情,二不懂中国的语言,三对中国的很多文化也不能做到十分了解。”因此,很多事情都需要我们自己把握,不能光依靠他们。我们不断地在中国引进人才,以自主研发作为企业发展生存的基础。
Q:那企业现在和日本唐泽本部是什么关系呢?
A:我们是合资的性质,中方控股。今年唐泽的年销售额在8亿元左右。我们预计明年会是唐泽的一个比较重要的发展期,因为很多新的项目将在明年实现量产。
Q:作为一个零件企业,需要和整车企业长期合作,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您怎么处理与合作企业关系的?
A:唐泽与许多企业的关系都处得不错,其实这样的关系都是建立在我们的产品品质基础上的。在相处过程中,彼此尊重和信任很重要。一家企业如果在其品质上老是出问题,客户关系必然会出现问题。因此,企业最终的生存基础就是与客户之间的一种信任关系。品质、交期、服务、创新,这些都是信任关系得以存在的基础,缺一不可。我们企业是做制动器、安全零部件的,这些产品关系到使用者生命安全,很多产品都是出口产品,一旦产品质量管控不好,那后果不堪设想。我们一直教育员工,要时时刻刻保持高度的危机感!
Q:前面您提到过办厂初期的员工情况,那目前公司的员工队伍情况如何?
A:目前整个唐泽集团(包括泰州、杭州、天津、温州的工厂)一共拥有1 000名左右的员工。关于人才,一方面我们会不断引进,也会花很多精力去培养。现在我们正在梳理自己的人才梯队,从管理层来看,已经逐步实现了向年轻化过渡。第一代跟我一起成长起来的员工,有的年龄比我还要大,因此,我们现在正在做第二梯队人才的培养。现在是一个人才紧缺的时代,作为领导者,要知人善任,让员工身上的优点最大化。当然,每个人都会有缺点,要容许员工犯错,相信其经过一定时间的磨合,会越变越好。
Q:现在整个市场发展遇到一些阻力,火爆的行情不再,这对你们和整车厂的合作是否会带来影响?
A:做任何事情都是会有风险的。一个企业要想做好,那其经营理念就很重要,管理者是相当重要的角色,在我看来,我比较注重的是企业之间的沟通交流。如果一个企业没有做好品牌品质的理念,那它的发展就不会长久。目前看来,市场上有两种企业:一种是以赚钱为首要目的,另一种是更注重品牌建设、品牌发展的。急功近利的企业在中国并不少见,与这样的企业合作是十分危险的。而注重品质的企业做每一次决定都会很慎重,会对自己的产品、品牌负责,这与我们的价值观是匹配的,我们也乐意与这样的企业进行合作。我们做的是安全零部件,有很大的安全责任需要承担,但是在做好产品的同时,首先我们必须要通过努力确保我们企业自身的安全。没有安全的企业,哪有安全的产品?
现在整体的经济大环境并不乐观,因此这就对企业形成了更大的压力。唐泽是一个零部件厂商,是依赖于客户生存的,如果我们的客户感觉生存困难,那我们必定也是会受影响的。在这么困难的形势下,如何去发展企业,创造新的价值,这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我觉得越是在困难的情况下,越要坚守自己的原则,要有信心,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
Q:相较于一些“专一”的企业,唐泽不仅生产抱闸,还有其他的产品,关于这一点,您是如何看的?
A:我们唐泽还是很“专一”的,制动系统一直是我们的本业,我们从最早的抱闸,到后续发展随动闸、钳形闸、刹把、刹线、V闸、毂闸到现在的碟刹,实际上我们是在不断做好原有产品的前提下,增加新品种。我们不断地在要求自己进步,从抱闸到碟刹,零件自身也在不断提升,新的材料、新的工艺和新的设备,我们都在不断研究。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创新上下功夫,刹车也从原有的机械产品往机电一体化过渡。从原先的刹车到刹车带锁、再到建立电动车整体的“E键卫士”智能启停防盗系统,不断在做产品的衍伸和发展。我们的客户也一直都在寻求差异化零件,如何把自己独特的一面展现给客户,就显得比较重要了。“专一+专注+创新”才是企业发展的必然道路。
Q:您如何看待如今的自行车行情?
A:现在的自行车市场两级分化比较严重。一方面是低层次的消费需求,主要是以代步为主;另一方面,自行车也开始往健身工具发展,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这方面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多。两级分化严重后,中间这个层次则是被电动自行车所取代的,因其代步的便捷性,“吃掉”了很大一块自行车的市场。在我看来,今后自行车的市场,低档的不会少,高档的也会越来越多,但中档的就会越来越难做了,会逐渐被取代。
Q:顺便请教一个问题,消费者一直对刹车噪音有诸多抱怨,请您谈一下这个问题?
A:早几年市场上的抱闸产生的噪音会比较响,改善噪音也一直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出现噪音和很多因素相关,有共振产生的,也有使用环境不佳造成的,还有刹车与其它零部件配合精度造成的。作为我们,则通过调整摩擦材料的配方、调整刹车盘的加工工艺、调整材质等等方法来改善噪音的问题。
文字文字原来噪音最大的还是电动自行车,因为电动自行车速度比较快,质量又比较大,以抱闸作为电动自行车的制动系统,制动效果很差。后来我们公司率先把随动闸(servo brake)引入电动自行车领域,由于和传统的橡胶摩擦材料不同,耐热性、耐磨性提升了以后,大大缓解了噪音问题。
文字文字这么多年以来,唐泽一直在努力改善和进步,努力为消费者提供更安全、更舒适的产品;努力成为客户信赖、技术领先、品质卓越的制动系统世界级供应商。在此,感谢所有关心、爱护、帮助唐泽的人,谢谢大家!
Q:谢谢!